最新安全報告:單反相機已成為勒索軟件攻擊目標

  惡意勒索軟件近年來已經成為計算機系統的主要威脅,在成功入侵個人電腦,醫院、企業、機構和政府部門的系統之後就會進行加密鎖定,只有用戶交付一定的贖金才能解鎖。不過現在安全研究人員發現了單反相機同樣存在這項的安全風險。援引安全軟件公司 Check Point 今天發布的一份報告,詳細說明了如何在數碼單反相機中遠程安裝惡意程序。研究人員 Eyal Itkin 發現,黑客可以輕易地在數碼相機上植入惡意軟件。

  他表示標準化的圖片傳輸協議是傳遞惡意軟件的理想途徑,因為它是未經身份驗證的,可以與 WiFi 和 USB 一起使用。該報告中指出通過黑客可以在熱門景點部署有風險的 WiFi 熱點,只要單反連接到這些熱點之後就能進行攻擊,從而進一步感染用戶的 PC。

  他還指出,相機對於黑客來說可能是一個特別有價值的目標:畢竟相機中可能會存在很大用戶不想要刪除的影像資料。而且在真正的勒索軟件攻擊中,黑客設定的贖金往往不會太高,因此很多人會願意交付贖金來擺脫不便。

  Check Point 表示它在 3 月份披露了佳能的漏洞,並且兩人於 5 月份開始工作以開發補丁。上周,佳能發布了安全公告,告訴人們避免使用不安全的 WiFi 網絡,在不使用時關閉網絡功能,並在相機上更新並安裝新的安全補丁。

  Itkin 表示目前他們只對佳能設備進行了測試,但是他告訴 The Verge:“由於協議的複雜性,我們還認為其他供應商也可能容易受到這種攻擊,但這取決於他們各自的實施情況。”

 

【精選推薦文章】

帶您來了解什麼是 USB CONNECTOR  ?

為什麼 USB CONNECTOR 是電子產業重要的元件?

又掌控什麼技術要點? 帶您認識其相關發展及效能

Pixel 4首張拍攝樣張公布:突顯20倍變焦拍攝效果

  憑藉著單攝和算法的卓越組合,Pixel 3 的相機拍攝效果要比很多 Android 旗艦更加優秀。而今年 Pixel 4 系列將會升級裝備三枚攝像頭,此外有傳聞稱谷歌正在準備類似於單反(DSLR)的軟件實現,尤其是深度傳感器的引入拍攝效果必然會有更大的提升。

  今天,YouTube 主播 Brandon Lee 發現了 This is Tech Today(谷歌設計總監 Claude Zellweger)近期在他的 Instagram 頁面曬出了一張在谷歌設計工作室內部拍攝的一張照片。該公司的創意總監兼工業設計經理 Alberto Villareal 隨後在這張照片上回復,表明這張照片是尚未發布的 Pixel 設備在“20 倍縮放”效果下拍攝的。

  雖然存在 Super Res Zoom 軟件,但是 Pixel 3 由於自身相機的硬件限制無法實現 20 倍的變焦拍攝。因此推測這張照片是通過 Pixel 4 進行拍攝的。谷歌新相機軟件的具體細節尚未公布,但似乎它可能會成為 Pixel 智能手機的遊戲規則改變者。

  目前市場上包括華為的 P30 Pro 和 OPPO Reno 10 倍變焦版本都內置獨特的潛望式鏡頭,其中前者支持 50 倍的數碼變焦,雖然在這種縮放等級下圖像質量有了明顯的下降,但是這項獨特的相機為華為培養了大量忠實擁躉。

  今年,Pixel 4 的相機凸起略大,有兩個鏡頭,一個 ToF 傳感器和一個 LED 閃光燈。在前面,我們可以看到兩個鏡頭;一個用於面部識別,另一個用於肖像自拍。ToF 傳感器本身就是一個攝像頭,用於識別物體並計算攝像機與物體之間的距離。在捕捉物體時,ToF 會實時模糊其他元素;一旦照片被捕獲,這是早先由軟件完成的。

【精選推薦文章】

帶您來了解什麼是 USB CONNECTOR  ?

為什麼 USB CONNECTOR 是電子產業重要的元件?

又掌控什麼技術要點? 帶您認識其相關發展及效能

金星是如何變“地獄”的?


在這張由日本航天局“拂曉號”探測器於 2016 年 11 月 20 日拍攝的照片中,可以看到金星表面籠罩的詭異而可怕的大氣層。民眾科學家凱文·吉爾(Kevin Gill)對這張照片做了紅外線和紫外線色彩處理。

  新浪科技訊,北京時間 8 月 12 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人人都想離開地球、到太陽系中探索一番,卻沒有意識到地球上有多美好。我們有充足的空氣、多到用不完的液態水、能夠保護我們不受宇宙輻射傷害的強大行星磁場、以及讓我們筋強骨壯的地心引力。

  想想這些,地球其實挺好的。

  但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忍不住將目光投向“鄰居們”,試圖找到能前去造訪、甚至居住的行星。目前人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火星上,大家都爭相前去打造自己的“紅色家園”。

  那麼金星呢?金星的體積和質量都和地球差不多,離地球還比火星更近些。金星的氣候也比火星更溫暖。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努力去金星上看一看呢?

  這是因為,金星差不多就是一座煉獄。

  但丁的地獄之旅

  在描述金星的可怕之處時,很難不用一些極盡誇張的詞彙。你可以在腦海里想象一下、你能想到的最可怕的行星長什麼樣子,而金星比那還糟糕呢。

  先從大氣層說起。地球上的城市空氣污染再糟糕,也不及金星之一毫。金星大氣幾乎全部由二氧化碳構成,並且極為稠密,表面氣壓高達地球上的 90 倍,相當於地球海面下方 1.6 公里處的壓強。要想在其中穿行,你差不多隻能像游泳一樣游過去。金星大氣中的氮氣只佔4%,但比地球大氣中的氮氣總和還要多。

  而在金星的大氣層頂部,則是由硫酸構成的雲層。硫酸雲反射光線的能力很強,金星標誌性的明亮光芒就是這麼來的。由於雲層反射性太強,下面的大氣層又太稠密,只有不到3% 的陽光能夠到達金星表面,令人很難感受到晝夜之分。

  儘管缺少陽光,金星表面的平均溫度卻高達 370 攝氏度,足以使鉛融化。在部分地區,如深深的峽谷中,溫度甚至可達 400 攝氏度,因此金星地表呈現出毫無生機的紅色。

  說到晝夜之分,金星的旋轉方式是太陽系中最特殊的。首先,它的自轉方向是自東向西,即太陽在西方升起、在東方落下。其次,它的自轉速度極為緩慢,一年僅持續两天就結束了。

  此外,金星一度也有過板塊運動,但很久之前就停止了,如今金星地殼處於鎖死狀態。

  總而言之,金星就是座煉獄。

  萬劫不復

  那麼,地球的這位姐妹究竟是怎麼變得如此扭曲的呢?

  由於構成金星的物質與地球很相似,質量和體積也與地球大致相同,科學家相信,金星在太陽系形成早期應該還是比較溫和的。它的表面可能也有過液態水海洋,藍藍的天空中飄浮着蓬鬆的白雲,總之相當舒適宜人。

  但四十五億年前的太陽也與今日不同,那時的太陽更小、也更黯淡。而隨着太陽這樣的恆星年齡逐漸增長,亮度也會穩步增加。因此在幾十億年前,金星尚處於宜居帶中。然而,隨着太陽逐漸老去,宜居帶也不斷外移。金星到達宜居帶內側邊緣后,情況就開始急轉直下了。

  隨着金星溫度升高,海洋開始蒸發,大量水蒸氣進入大氣中。而水蒸氣的保溫能力很強,致使表面溫度進一步提高,導致海水蒸發得更厲害,使更多水蒸氣進入大氣中,更多的熱量被困住無法散逸……如此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情況也開始徹底失去控制。

  最終,金星變成了一座失控的溫室。所有水都蒸發到了大氣中,大量熱量無從散發,導致表面溫度持續上漲。

  在此之前,金星表面的液態水能夠充當“潤滑劑”的作用,幫助板塊運動平穩進行。但海洋消失之後,板塊運動也陷入了死局,金星地殼被徹底鎖死。而板塊運動對於調節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有着至關重要的作用。簡單來說,碳能夠與土壤和岩石中的元素結合,然後伴隨着持續數百萬年的板塊運動,被深深埋入地下。但一旦沒有了板塊運動,封鎖在土壤中的碳就會緩緩逸出、或是隨火山運動一泄而出。因此海洋蒸發后,金星上的碳便失去了“隔絕層”。時間久了,大氣中的水蒸氣在足夠的陽光照射下,便會分解成氫和氧。氫逃逸到了太空中,氧則與碳結合形成二氧化碳,取代了大氣中原本由水蒸氣佔據的那部分質量。

  地球的未來

  隨着金星大氣層變得愈加稠密,金星表面的狀況也變得愈加形同煉獄。

  稠密的大氣層甚至可能拖慢了金星的自轉,致使金星如今的自轉速度如此緩慢。

  這個過程可能持續了 1 億年左右。整個過程結束后,金星上任何生命存在的可能性都徹底告絕。

  這就是地球那位“扭曲”姐妹的故事。最糟糕的是,這就是地球日後的命運。太陽仍在不斷老去,亮度也在不斷增加,宜居帶也在穩步向外移動。在接下來的幾億年裡,地球遲早有一天會到達宜居帶的內邊緣。到時,地球上的海洋也會開始蒸發,溫度也會急劇升高,板塊運動也將徹底停止,大氣也將為二氧化碳所充斥。

  到了那時,太陽系中便不止有一座煉獄、而是兩座了。(恭弘=叶 恭弘子)

 

【精選推薦文章】

帶您來了解什麼是 USB CONNECTOR  ?

為什麼 USB CONNECTOR 是電子產業重要的元件?

又掌控什麼技術要點? 帶您認識其相關發展及效能

氣候變化或讓颱風範圍越來越“北”

  8 月 10 日,第 9 號颱風“利奇馬”登陸浙江溫嶺,這是今年登陸我國的最強颱風。颱風“踏足”之處不僅意味着大風天氣,更帶來多種災害,浙江臨海全市被淹,永嘉發生山體滑坡……

  與以往颱風不同,此次颱風生成的緯度較高,登陸地點不再“偏愛”華南地區,而是選擇華東地區,而後一路向北,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這種現象呢?這是否會成為日後的常態?為此《中國科學報》記者採訪了業內專家,一探究竟。

  八月海水不“太平”

  颱風是熱帶氣旋的一種。因發生地理位置不同,熱帶氣旋的名稱不同,西北太平洋地區的熱帶氣旋為“颱風”,而大西洋和東北太平洋地區的熱帶氣旋則依強度稱為熱帶低氣壓、熱帶風暴或颶風。

  與颶風類似,颱風也在赤道附近的溫暖海域上空產生,把大量的熱帶溫熱空氣吹向兩級。颱風的強盛期一般出現在夏至或夏季開始后的兩個月。在我國,8 月通常是生成颱風最多的月份。僅 8 月上旬,第 7 號颱風“韋帕”、第 9 號颱風“利奇馬”就相繼登陸。

  強熱帶氣旋引人矚目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風力強勁,破壞力驚人。以颶風為例,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局(NOAA)下屬的大西洋海洋氣象實驗室(AOML)的統計显示,一次普通的颶風所產生的能量相當於一天世界總發電量的 200 倍。這樣的能量足以給一座城市帶來災難。

  及早預測颱風成為人類減小災害影響的重要方式。近年來,全球的氣象專家通過計算機模型提高了預報水平,該模型包括各種物理過程和數據資料。此外,各種新型的、先進的數據收集方法也應用其中,包括數據收集浮標站、氣象衛星、追蹤器集中探測、沿海觀測點和氣象雷達等。

  目前,預報中通常提示,颱風將在某地到某地之間的海岸登陸。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丁一匯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新技術多手段的融入大大提升了颱風預測的準確率,但誤差仍然存在。目前,中國預測預報颱風的水平與國際大致相同,24 小時內颱風路徑的平均誤差為 70 公里左右。“颱風路徑預測已經達到了一個比較精準的水平,進一步提高路徑預報精度可能比較困難。”

  強度預測是難題

  此次“利奇馬”的登陸過程也受到外界關注,浙江省氣象台早在 8 月 5 日就發布了“利奇馬”的登陸信息,日本、菲律賓等周邊國家也預測到“利奇馬”的形成,但均未能預測到其強度如此之大。

  丁一匯介紹,預測颱風“來不來”,在哪登陸,移動路徑如何已經不是重要的難題,預測颱風的登陸強度日益成為世界難題。

  颱風是如何變強和減弱的呢?通常,作為熱帶氣旋,颱風移動到較冷水域或陸地上空後會減弱,遭遇熱帶氣流會加強。但是,如果颱風持續在暖水區移動,由於遇熱增溫與水汽輸入增加,對流系統強烈發展,颱風強度會快速變強。這是颱風預報的難點,也是未來颱風預報的重大挑戰之一。

  丁一匯解釋,颱風強度首先受大氣影響,大氣中的溫度、濕度、氣壓、風以及凝結過程中潛熱的釋放都與颱風強度有重要關聯。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大氣諸要素的變化,均與海洋和陸地的變化密切相關。“颱風強度並不是‘大氣單方面說了算’,影響颱風強度的因素很多,並且量化難度大,目前國際上還沒有成熟的颱風強度預測模型。”

  颱風“北上”或成常態

  儘管人類還未能做好預測強颱風的準備,但未來一段時期內,或將有更多強颱風出現。

  “可以把颱風想象成一台發動機,當全球變暖后,這台發動機的燃料增多效率增加,自然輸出‘功率’就更大了。”中科院大氣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員武亮說。

  此外,他介紹,2018 年為厄爾尼諾年。一般來說,受厄爾尼諾現象影響,西北太平洋颱風生成位置偏東,颱風發展為強颱風的可能性也會增大。

  除了強度,“利奇馬”另一備受關注的原因是登陸地點。肆虐江浙地區后,8 月 11 日傍晚“利奇馬”在山東省沿海地區再次登陸。這種“北上”的颱風,與在廣東、海南、台灣等地登陸的“南方颱風”並不完全一樣,發生概率較低。

  丁一匯表示,整體來看,氣候變化會對颱風登陸地點北移造成一定影響,但就一次颱風過程,比如“利奇馬”就得出這樣的結論為時尚早。他強調,要判斷颱風強度的變化與氣候變化是否有關,需要看數據質量、數據密度、數據來源和研究方法,並且需要長期觀測。從氣候變化對未來颱風發生位置的趨勢講,“北上”颱風的發生數量將會增加。

  從全球來看,也呈現出颱風、颶風等熱帶氣旋向極地推進的趨勢。武亮介紹,具體表現為南半球的颱風向南極推進,北半球的颱風向北極推進。接下來,我國的北方沿海地區或將成為颱風的“首選”登陸地。

【精選推薦文章】

帶您來了解什麼是 USB CONNECTOR  ?

為什麼 USB CONNECTOR 是電子產業重要的元件?

又掌控什麼技術要點? 帶您認識其相關發展及效能

蘋果上架iPhone XS Max電池套,有新設計甚至還能無線充電

  前不久外媒曝光了 watchOS beta 中的神秘圖標,猜測蘋果將可能會推出 iPhone XS 和 iPhone XR 專用的電池保護殼。

  如今這則消息被證明為真,蘋果果然在本周三上架了新款電池套。

  本次更新的電池套共包括三款機型,分別為 iPhone XS、iPhone XS Max 和 iPhone XR。三款電池套定價均為 129 美元,約合人民幣 870 元,比之前 iPhone 7 版本要貴一些(99 美元)。另外,三款電池套均提供黑、白兩種配色可選。

  相比於舊款,新電池套的設計有了一點變化,保護殼正面的下巴部分變得更窄;背部電池從之前的居中移到下方,顯得沒那麼突兀。不過由於保護殼所採用的材質依然是硅膠,所以電池套整體看上去仍然較厚。

  雖然我們目前尚未清楚三款電池套的電池容量,但從產品詳情頁看,新電池套可為 iPhone XS 延長至 33 小時的通話時間、21 小時的上網時間或 25 小時的視頻時間;更大的 iPhone XS Max 版本可延長至 37 小時通話時間、20 小時上網時間或 25 小時視頻時間。

  而 iPhone XR 版本所延長通話時間更是達到了 39 小時,22 小時的上網或 27 小時的視頻時間。

  此外,三款電池套均支持 Qi 無線充電。根據蘋果官網的描述,電池套與 Qi 認證的充電器兼容,可同時為 iPhone 及電池套充電,並且電池套也能支持 USB-PD 快充。

  需要一提的是,即便是 iPhone XS 和 iPhone X 的機身設計幾乎相同,但新電池套僅適用於 iPhone XS 並不兼容 iPhone X。其原因是因為兩款手機的攝像頭部分有輕微的差別,孔徑從之前的 24.13mm 增加到了 25.50mm,因此蘋果不認為兩款手機殼能通用。

  目前新電池套僅在美區蘋果官網上架,不過預估國行版也會在不久後上市。

  題圖來源:Dgit

本站聲明:網站內容來源於博客園,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

【精選推薦文章】

帶您來了解什麼是 USB CONNECTOR  ?

為什麼 USB CONNECTOR 是電子產業重要的元件?

又掌控什麼技術要點? 帶您認識其相關發展及效能

自由的百科全書Wikipedia 18周歲了

  Wikipedia 18 周歲了。

  2001 年 1 月 15 日 Jimmy Wales 與 Larry Sanger 上線 Wikipedia 項目,Larry 正式提出“Wikipedia”一詞,昨天正是它的 18 周歲生日。

  Wikipedia,中文名“維基百科”,它的 slogan 是“自由的百科全書”,它是一部基於互聯網、內容開放的全球多語言百科全書,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百科全書,基於 wiki 技術,其支持多語言全球協作。Wikipedia 由非營利性組織 Wikimedia Foundation 運營。

  維基百科自成立以來發展迅速,數據显示目前網站上擁有 570 萬篇英文文章,去年的頁面瀏覽量達到了 920 億次。

  除了內容與流量上的增長,Wikipedia 也在不斷收穫着聲譽,比如當前 Siri、Alexa 與 Google Home 等人工智能語音助手會在一些基礎知識問題上依賴 Wikipedia 的內容;根據耶魯大學“法律與技術雜誌” 2010 年的一篇論文,Wikipedia 被引用了 400 多個司法意見;此外許多教授不再讓學生進行傳統的寫作任務,而是直接讓他們擴展或創建相關主題的 Wikipedia 詞條;去年 12 月,Wikipedia 更是入圍 2018 世界品牌 500 強。

本站聲明:網站內容來源於博客園,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

【精選推薦文章】

帶您來了解什麼是 USB CONNECTOR  ?

為什麼 USB CONNECTOR 是電子產業重要的元件?

又掌控什麼技術要點? 帶您認識其相關發展及效能

十大最堵互聯網公司:西二旗百度竟輸給了酒仙橋360

  1 月 16 日消息,高德地圖聯合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未來交通與城市計算聯合實驗室、阿里雲等單位共同發布的《2018 年度中國主要城市交通分析報告》,揭秘了十大最堵互聯網公司,位於北京酒仙橋的奇虎 360、西二旗的百度和新浪,周邊道路最為擁堵。

  在互聯網公司中,后廠村的擁堵是出了名的,沒想到竟敗給了酒仙橋的奇虎 360,這與靠近著名堵點大山子關係較大。

  位於深圳市南山區高新科技園的騰訊大廈在互聯網公司擁堵排行榜名列第四,深圳市還有華為公司進入榜單。與此同時,位於北京的滴滴、搜狐、小米、字節跳動,位於廣州的網易大廈,也都榜上有名。

  從城市分佈來看,北京有 7 家公司上榜,深圳有 2 家公司上榜,廣州有 1 家公司上榜。這也與北京為中國堵城排行榜 NO1 不謀而合。

  報告显示,2018 年在中國堵城排行榜中,北京位列第一,廣州位列第二,上海位列第八。但即便位列第八的上海,其工作日平均通勤時長(雙程)也達 85.27 分鐘,也就是說,假如一個上海人要上 35 年班,他一生花在通勤上的時間為 11869 小時,這其中有 5443 小時是因為擁堵導致的。

本站聲明:網站內容來源於博客園,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

【精選推薦文章】

帶您來了解什麼是 USB CONNECTOR  ?

為什麼 USB CONNECTOR 是電子產業重要的元件?

又掌控什麼技術要點? 帶您認識其相關發展及效能

微軟雲與美國第二大連鎖藥房達成合作 撬動千億美元初級醫療市場

  微軟和沃爾格林 (Walgreen) 今天宣布了一項為期 7 年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沃爾格林將把所有雲計算資產轉移到微軟 Azure 平台,並向沃爾格林的員工提供 38 萬個 Microsoft 365 名額。這項合作是微軟在雲計算方面的重大勝利,而對於沃爾格林的發展來說也具有重要意義。

  沃爾格林成立於 1901 年,是美國的第二大連鎖藥房,僅次於 CVS Health。截止 2018 年 8 月 31 日,沃爾格林在全美擁有 9560 個線下零售藥店,對於美國人民的日常生活有着重要的意義。

  除了經營沃爾格林和 Duane Reade 商店外,Walgreens Boots Alliance 還擁有近 400 個配送中心,每年向數十萬名醫生、醫院、健康中心和藥店配送各種醫療健康產品。

  微軟和沃爾格林的合作將使醫療保健服務模式正在發生巨大變化,沃爾格林和微軟都希望走在即將到來的浪潮的前沿。沃爾格林將其在世界各地的大規模實體店業務視為一種向所有客戶提供一流的初級保健服務的渠道,並創造一個新的主要收入來源。它目前只提供一些有限的服務,比如上門注射流感疫苗,並在一些地方與緊急護理提供者建立了有限的合作關係。但要成為一個主流的急救或初級保健診所服務提供方,它需要整合自己更大、更專業的醫生和護士隊伍,然而這將使沃爾格林面臨在地方擴張以及醫療人員快速增加的巨額成本。

  基於雲的服務——例如遠程醫療,擁有集中的專業醫療人員,使用遠程診斷傳感設備、視頻電話會議和 AR/VR——可以在許多地點提供高水平的技能,無需專門的現場團隊。利用遠程定位但與遠程醫療連接的醫療專業人員,沃爾格林將能夠提高運營效率,並將在目前可用的高速網絡上實現大規模擴展,以及/或很快就能實現無線 5G 連接。最後,這種方法將使沃爾格林能夠部署更多的專門服務,如果每個地點都需要自己專門的醫務人員,就不可能這樣做。

  就微軟而言,它希望成為所有雲計算產品的首選,但它也希望將其提供基於雲計算以及人工智能可以解決各種問題。它正在大力投資 AI 和混合現實解決方案,而醫療保健是 AI 和 AR/VR 研究的一個領域,通過幫助診斷和確定基本的患者護理場景,這一領域大有希望。醫療保健領域的創新時機已經成熟,雖然微軟可以提供許多所需的技術,但它需要一個面向客戶且廣泛可用的技術出口。微軟不可能輕易建立這樣一個交付系統。沃爾格林以其龐大的存在提供了這種能力。

  不過這是一個較長期的計劃,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才能完全實現,還需要得到各種政府機構的批准。但這是沃爾格林和微軟迅速擴大自身市場份額的重要機會。

  這次合作可能是一個雙贏的局面。沃爾格林獲得了一個重要合作夥伴,可以為新的醫療保健交付模式創建和部署急需的先進技術。微軟可以接觸到大量的潛在客戶。如果他們成功了,這將極大地改變我們獲得醫療保健的方式,這種戰略夥伴關係和競爭對手的後續行動將從根本上影響初級保健的提供,因為它們創造了一種可伸縮、個性化、易於獲得的服務——而且可能也更容易負擔得起。

本站聲明:網站內容來源於博客園,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

【精選推薦文章】

帶您來了解什麼是 USB CONNECTOR  ?

為什麼 USB CONNECTOR 是電子產業重要的元件?

又掌控什麼技術要點? 帶您認識其相關發展及效能

李飛飛等人的新研究,或將讓“給AI打工的人”再一次失業

  你可能聽說過,在河南的農村裡,在非洲的城市中,每一個你想象不到的地方,有着大量的數據標註員。

  他們手動在圖片里把每一隻花瓶和每一輛汽車框出來,並且標上“花瓶”和“汽車”。一段時間后,這些人把成千上萬張標記好的圖片打包,發送給遠在北京、上海甚至舊金山的 AI 公司。

  GQ 將這些人稱為《那些給人工智能打工的人》。

  人工智能發展迅速,大大小小的互聯網科技公司相繼開展研究,投入商用。然而訓練一個可用的 AI,需要大量準確標記好的圖片、視頻等資料。

  正因為此,市場對數據標註的需求如此之大,吸引“那些給 AI 打工的人”爭相加入,其中不乏原來找不到工作的閑散人員——畢竟這份工作只需要動動鼠標,用不上太多知識。

  但是,恐怕不久后,這些人就將再次失業。

  上周,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斯坦福大學和 Google 的專家聯合發布了一篇論文,介紹了他們使用神經網絡來自動搜索神經網絡,將其投入圖像分割方面的研究,並且取得的重要進展:

  研究人員採用神經架構搜索 (Neural Architecture Seartch, NAS) 技術設計了一個神經架構 (A),放任它去自動搜索/設計出新的神經架構 (B),投入到圖像語義分割 (semantic image segmentation) 的任務中。

  研究人員發現,這個被自動搜索出來的神經架構 B,在主流的小規模圖像數據集上,未經訓練就直接使用,表現已經超過了現有人類設計的、預先訓練好的模型。

  以往人們一直相信,設計 AI 需要大量知識和經驗,簡而言之就是需要人來設計。

  但現在,AI 設計出的 AI,已經比人設計出的 AI 更強。

  論文的標題叫做:Auto-DeepLab: Hierarchical Neural Architecture Search for Semantic Image Segmentation

  研究人員將這個能夠自動搜索(設計)神經架構的技術命名為 Auto-DeepLab。這個名字來自於 DeepLab,Google 人工開發的圖像語義分割技術。前面加上 Auto,意思是在 DeepLab 的基礎上,新的技術可以實現了很大程度的自動化。

  論文署名作者當中,兩人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其中第一作者是 Chenxi Liu,曾在 Google 實習;有四人來自 Google;剩下的一人來自斯坦福大學,正是原 Google Cloud 首席科學家,在計算機視覺學術和業界知名的李飛飛教授。

  “本着 AutoML(編者注:Google 主導的 AI 計劃,將算法選擇,模型的超參數調整,迭代建模和模型評估等工作自動化。)和人工智能普及化的精神,對於不依賴專家經驗知識,自動設計神經網絡架構,人們的興趣有了顯著提升。”作者提到。

  在“AI 自動設計 AI”這件事上,Auto-DeepLab 有幾個比較重要的新嘗試。

  首先,神經架構搜索 NAS 技術是 AI 領域的新興物種,主要用於簡單的圖片分類。而在這篇論文里,研究者首次嘗試將 NAS 投入到高密度的圖片預測任務上(也就是對更複雜的高分辨率圖片進行語義分割,比如 Cityscapes 城市街景數據集、PASCAL VOC 2012 和 ADE20K 等數據集)。

  其次,在計算機視覺領域內的神經網絡架構,通常分為內層、外層的兩級架構,自動化的神經架構設計往往只能設計內層,外層仍需要人來設計和手調。而 Auto-DeepLab 是第一個讓 AI 掌握外層設計和調參能力,並在圖像語義分割任務上得到優異結果的嘗試。

  “圖像語義分割”六個字聽上去有點拗口,其實很好理解:對於一張圖劃分幾個類別,然後將所有的像素點歸類。

  比如下面這張圖,可以簡單分為三類。圖像語義分割的任務,就是判斷每一個像素點屬於人、自行車,還是背景。

  需要明確的是,圖像語義分割的任務純粹是判斷像素點屬於哪個類別,它不能識別和區分獨立的物體。

  不過圖像語義分割仍然有很重要的意義,比如在它可以用於手機拍照的“人像模式”。採用更優秀的圖像語義分割技術,手機能夠在更高精度的照片里確認每一個像素點,屬於人,亦或是背景。

  目前 Google、小米等公司都在手機拍照上使用這一技術。理論上,未來的“人像模式”可以在毛髮、衣物邊緣實現更好的效果。

  以及在自動駕駛的場景里,神經網絡需要判斷擋在前面的是車、行人還是建築物,進而採用不同策略進行躲避,這同樣需要圖像語義分割來打基礎。

  從該論文體現的效果來看,Auto-DeepLab 還可以被轉移到其他任務上。言外之意,讓 AI 自動設計 AI 這件事,可能還會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比如作者在論文最後提到,在目前的研究框架內,他們可以繼續在物體識別的方向進行研究。

  如果能夠取得類似的結果,大規模使用,沒準有一天,在數據標註(特別是圖像標註)這件事上,人類標註員的成本等優勢可能也會消失。

  如果人工智能可以給人工智能打工,打工效率比人還高……

  “那些給人工智能打工的人”,會失去工作嗎?

本站聲明:網站內容來源於博客園,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

【精選推薦文章】

帶您來了解什麼是 USB CONNECTOR  ?

為什麼 USB CONNECTOR 是電子產業重要的元件?

又掌控什麼技術要點? 帶您認識其相關發展及效能

王欣、張一鳴、羅永浩的社交產品 都有點讓人“失望”

  文/亞瀾、彭方婷

  來源:深響(ID:deep-echo)

  不得不承認,人們對於王欣、對於張一鳴、對於羅永浩抱了太多不切實際的幻想。

  一方面確實是“天下苦微信久矣”,即使微信產品做的再好,中國諾大的土地,細分到毫釐的需求差異也無法被同時完美滿足;另一方面,不同於其他賽道很多玩家的輪換登場,前幾名的勢均力敵,社交領域太過誘人,也太過“無趣”,行業呼喚新的攪局者,也呼喚新的顛覆者。

  但這談何容易——微信早已不單純是一款社交產品,而是擁有社交關係的平台、生態。

  人們並不該對某一個單一的“社交”產品給予“打敗微信”的厚望。

  這樣的背景下,三款新社交產品的發布顯得有點“令人失望”。

三款產品的下載二維碼、鏈接都被微信“封殺” 羅永浩喊話想和微信聊聊

  上午原快播創始人王欣正式發布“馬桶 MT”——匿名社交工具,一個人脈暗網,類似朋友圈的影子,所有微信上看不到聽不到的,甚至被刪除的內容都可能出現在這裏。

  似乎又是一款考驗人性的產品。

  下午,抖音正式公布了其首個獨立視頻社交應用“多閃”——視頻形式的即時通信、72 小時消失的隨拍、用私信聊天取代評論與點贊,這些都是多閃在社交形式上的特點。

  而今日頭條 CEO 陳林則直接表示和微信並不是競爭關係。

  晚上,因為“鎚子”而飽受爭議的羅永浩宣布“子彈短信”更名為“聊天寶”,於是原本喊話要做中國 Slack 的產品畫風突變——用戶在聊天寶中消耗時間可以賺錢,聊天寶還可以陌生人交友。

  三場發布下來,大家都有些疲憊,“社交”一向是失敗率極高的領域,這三者是能跑出來的潛力股嗎?

  繼續試探人性的馬桶 MT

  為了出獄后首推的這款社交產品,王欣不僅在發布會的前幾日頻繁發布自己對社交的看法,還久違地接受了採訪。

  但馬桶 MT 的鏈接被微信封禁,官網又因為服務器的負載能力不夠而無法註冊。

  更受爭議的是王欣選擇的匿名熟人社交賽道。

  在馬桶 MT 中,匿名用戶可以隨心所欲地討論和吐槽有趣的話題,發紅包打聽消息,還可以發起以 LBS(基於地理位置)聚集的臨時聊天群,一小時后,該群的群聊記錄便會消失。

  從王欣的角度來看,匿名社交能繞過微信熟人社交的主戰場,在圈地之外佔領一片安身之地。況且,匿名社交還能有效降低實名社交的壓力,釋放人性本質中的表達欲和好奇心。

  然而,對於用戶來說,匿名卻是一個免責金牌,卸下錶達包袱的同時卻也放大了慾望、壓低了原則底線。

  比如匿名的漂流瓶,本來應是一個傳遞夢想和心情的樹洞,卻因為散播色情賭博等信息被官方下線;再比如流行一時的無秘,用戶匿名發布的內容經常會出現違規、虛假、惡意誹謗等各類問題,並受到監管部門的處罰。

  王欣的回應是“只要是 to C 的產品,都要接受監管,要把這個事情放在很重要的問題。我自己對此是深有感覺的,做任何一款產品,都不能違反法律法規底線。如果(違反)的話,大家知道結果怎麼樣了。”

  但由於匿名與監管的底色不能相融,所有的匿名社交軟件都會遇到一個困境:一旦監管加強,用戶就失去了匿名的快感;但是縱容匿名,應用內的內容就會失控。

  而匿名社交的需求是有的,但是不夠持續。比較隨機,不是天天都很強烈的需求,所以匿名社交很難做大。

  至於“閱后即焚”,國外能跑通的 Snapchat 在中國或許並沒有機會,要知道 Snapchat 在早期青少年用戶群體心中的地位,和色情網站 PornHub 差不多。

  王欣似乎又一次試圖在人性慾望與監管之間尋求平衡。

  超年輕的“多閃”

  和“馬桶”有一點相似之處,“多閃”也是要降低社交壓力。

  但形式卻是更健康的——主打視頻,非常貼合年輕人口味的視頻拍攝器和表情包聯想成為最大的亮點。

  目前多閃僅有“消息”和“世界”這兩個界面,但多閃支持“隨拍”功能,用戶拍攝完某段視頻,僅公開展示 72 小時,到時會自動轉為僅個人可見。

  而在多閃發布的短視頻,沒有點贊與評論的設置。多閃認為過度關注點贊和評論數量,無形中會增加社交壓力,因此用戶可以在多閃上僅單純的展示、記錄。但用戶能夠看到是誰正在看自己的視頻,點擊頭像可直接發起聊天。

  發布會上,25 歲的多閃產品負責人徐璐冉談到,大多數人的朋友圈,陌生人和熟人都混雜在一起,多閃希望用戶能夠在沒有壓力的環境下,自由分享生活,做真實的自己。

  我們能看到多閃的種種“克制”與“簡潔”,而以上種種,都意味着多閃是一款非全量的,比微信要“小”得多的產品。

  其實,今日頭條要做社交以及今日頭條不得不做社交這件事已經是老生常談。任何內容產品都會有吸引力的起伏,只有把用戶沉澱為社交關係網絡,才能保證“基業長青”。

  比如抖音上的社交需求是存在的,用戶需要討論視頻、分享視頻。但為什麼不在抖音內部做社交,而是單獨做一個獨立視頻社交 App 呢?

  這恐怕就要從社交最核心的幾個維度說起。

  用戶之間的關係,可以按照陌生到熟悉進行分類,完全陌生,不那麼陌生,不那麼熟悉,熟悉,親密……熟悉程度不同的用戶,社交需求是不同的。

  社交關係可以按照一對一、一對多、多對多來分類。

  社交需求還可以按照同步還是異步來分類。所謂同步,就是即時性,用戶希望自己的東西能得到其他用戶的及時反饋,比如陌陌;而異步,顧名思義,就是不着急,類似知乎、豆瓣,用戶自己發出的東西可以等待更長時間的回復,是一個長期社交關係。

  多閃沒有公開社交場景,“發評論不如聊私信”,這是一對一(或者說一對少);就像今日頭條 CEO 陳林所說,多閃只把最親密的人聯繫起來,是做親密好友之間的社交,陌生人有限制溝通,這是熟人社交;而“有事,小視頻說”,這是更傾向於同步。

  這樣一來你會發現,多閃和抖音還是有一些區別的。

  抖音更多的是一對多、異步、非親密熟人與陌生人的組合,而多閃是一對少、同步、熟人。兩者確實不適合放在同一個體系裡。

  不過,多閃也不是和抖音全無關係。一個小細節是,多閃目前只支持抖音登陸。這算是對“微信登陸”的一個挑戰,也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出字節跳動正越來越自信於旗下產品的覆蓋面和粘度。

  而從這個“一對一、同步、熟人”的角度來說,多閃的溝通效率肯定是各種定位組合里最高的。雖然多閃並非劍指微信,也算是在解決微信的部分痛點了。畢竟微信覆蓋全量,沒辦法那麼體貼的照顧年輕人。

  另外在“世界”板塊,主打視頻公開展示,又是一種“一對多”,這樣的設置可能是在繼續保持產品的開放性,保留內容活躍度以及商業化的氣口。

  整體看下來,多閃的機會或許是最大的,雖然總隱隱覺得多閃僅僅只是字節跳動系下的用來打頭陣的一個“小兵”。據公開報道,“多閃”產品團隊僅 5 人,且都非常年輕,均為 90 后。

  隨着頭條的壯大,聚光燈越來越亮,過去能低調完成初始增長再公諸於眾的可能性已近全無。年輕的“多閃”註定從一開始就要像一個成年人一樣受到市場的調整、輿論的激辯、以及身在“明處”的種種不可說的難處。

  沒有誠意的聊天寶

  比起今天的前兩款社交產品,老羅更像是來“搞笑”的。個人認為,聊天寶徹底糟蹋了子彈短信打下的基礎。

  去年 8 月 20 號子彈短信發布,取得了非常牛逼的戰果——App Store 社交榜榜首 13 天,App Store 總榜榜首 9 天,30 天激活用戶總數 7489899 人。

  當時快如科技聯合創始人郝浠傑是這樣說的:“以前在鎚子科技做產品經理的時候,其實在工作中遇到過各種各樣的痛點,我們用過釘釘,但釘釘在溝通這件事上還沒有好到讓我放棄微信去用它,所以後來又遷移回了微信,但微信對工作更是完全沒有做任何優化,而且生活和工作混在一體感覺一團亂麻。所以我們就想,有沒有一個產品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當時我們的想法就是做一個 Slack 這樣專註於辦公溝通的本地化產品,雖然最後產品的形態跟 Slack 不太一樣吧。”

  從目標人群上說,子彈短信想解決那些日處理消息量非常大的人群的需求,這樣才能體現出效率,比如企業的高管,他每天可能面對無數來自下屬、同級、老闆、供應商的消息。比如說銷售口方面甚至還有微商。主要來說,還是解決一個溝通效率不高的問題。

  然而這一初心在如今的發布會上被拋諸腦後。

  根據羅永浩的介紹,在聊天寶中,用戶可以通過聊天、閱讀、購物、玩遊戲等方式“領錢”,但有些用戶如果覺得這種方式“low”(低俗),聊天寶允許用戶按個人需求訂製,可以自定義界面底部,將某些功能從主界面移除。

  說白了就是——來我的產品賺錢,我用你們這些羊毛黨完成產品的冷啟動。

  看上去是個如意算盤,對於所有的新型社交產品來說,都必須面臨初期用戶快速飆升后的流失問題。聊天寶主動對用戶補貼,聊天、瀏覽新聞資訊等行為均可獲得金幣,其模式與趣頭條有一定相似,即通過網賺的形式獲取用戶,增加用戶黏性,解決流逝問題。

  而且這個模型趣頭條已經成功奔跑上市,簡單理解,只要獲客留客的成本低於用戶流量變現收入,平台就有利可圖。

  但恐怕聊天寶並沒有學到趣頭條激勵體系本身就基於社交的精髓,而是變成了一鍋大雜燴——又有電商,又有生朋友、熟朋友,又有基於“緣分”的陌生人社交,還有瘋狂招商的“宋煥鐸大行動”……

  這款升級於子彈短信的聊天寶,像是一個窮奢極欲、章法全無的焦慮症患者,完全失去了當時的初心,只能讓人嘆惋。

  不可排除的是,中國市場是在太大,也有一種可能就是老羅這一次摸准了下沉的脈搏,迅速回血。只是目前已經有用戶表示已向有關部門舉報“聊天寶”誘導用戶群發垃圾短信。

一個彩蛋哈哈

  在發布會快要結束的時候,羅永浩說:“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歷史會記住今天。”

  不管這是公關辭令,還是真的有感而發,1 月 15 日確實值得紀念,這是屬於社交的一天,也是大眾心中期盼有人能打敗微信的一天。

  三款產品的下載二維碼、鏈接都被微信封殺,但他們仍在持續戰鬥。

  與他們同行的還有 Soul、echo、Spot、足記、花瓣、堆糖、Nice、in、音遇、POP、硬核、一罐、Zepeto、Zenly、Monkey、Tiki、Houseparty……

  社交賽道大浪淘沙,兩個公認的事實是:打敗微信的肯定不是再造一個微信;打敗微信的產品絕對不是某個單一功能的創新或者單個體驗單個模式的創新,而是系統性、全方位的創新。

  希望那一天不要太遠,不管那個勝利者是別人,還是微信自己。

本站聲明:網站內容來源於博客園,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