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QE下的中國策

3{icon} {views}

全球QE下的中國策

東方財經網 2015-04-14 00:00:29 來源:安徽在線

  沈建光

  現在貨幣放鬆的態勢是非常明顯,但中國離QE還很遠,我們跟美國的情況差很多。美國的利率降到0還不行,只能搞QE,我們的利率太高,房貸利率7%,銀行對企業的貸款利率8%左右,這是很高的。

  現在有些企業還不能到正規的銀行借錢,到影子銀行是百分之十幾的利率成本,所以常規的利率手段就可以讓貨幣變得寬鬆,而且正規的金融渠道要對房地產大幅的放開,今年都能看得到。

  中國2010年推出4萬億的時候,貨幣政策非常寬鬆,但是跟全球其它國家相比,我們的貨幣政策還是比較緊的。

  全球主要央行中負債表最高的兩個,一個是美國,另一個是英國,現在央行印的貨幣是在量化寬鬆之前的5倍。今年中國要力爭成為第五個儲備貨幣,但是我們看其它4個儲備國的央行的政策,例如日本央行,儘管日本開始大量印錢,但是幅度跟美國和英國相比其實是小巫見大巫。

  再看歐洲央行,前段時間非常興奮,歐洲央行要搞QE了,但是我們看到它的資產負債表上已經縮短了1萬億歐元。

  從全球來看,儘管美聯儲要退出QE、要加息,但離真正的退出還差得很遠。美聯儲只不過從零利率開始要加息,但是我們看到美元漲了,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委員會又說強勢的美元已經影響到經濟了,所以加息的步伐要往後拖。

  不管怎麼樣,美國經濟就是最早搞量化寬鬆,恢復得最快,現在美元收緊的趨勢肯定要比其它央行更快,至少不再加碼了,日本央行、歐洲央行還在加碼。

  這種情況下,我們看到最近美元出現了一個比較強的走勢,但是跟歷史上美元走強的幅度相比,還是幅度比較小。

  看中國的經濟,看人民幣的流動性,看人民幣的走勢,首先要看美元的走勢,因為中國畢竟還是跟美元掛鈎。

  這就是為什麼人民銀行現在努力加入儲備貨幣,因為不加入儲備貨幣,像中國這種發展中國家,其實貨幣都盯着美元。

  美元和黃金脫鈎以後,每一輪美元的下降周期都伴隨着全球金融危機,這是非常有意思的。相對來說,美元受的衝擊最小,其它跟美元掛鈎的國家受衝擊最大。

  80年代是拉丁美洲危機,90年代亞洲金融危機,都是這些國家盯着美元,當美元走弱的時候,這些國家頂不過危機。美元不管是走強還是走弱,都伴隨着對掛鈎貨幣的極大衝擊。

  中國通縮的一個最大來源,包括總理的判斷,就是”輸入性通縮”,跟美元有很大的關係。美元強,大宗商品必然走弱,所有這些經濟、金融、大宗商品價格都跟美元是密切相關。

  2009年,當美國次貸危機爆發最嚴重的時候,周小川行長就提到,人民幣要成為一個國際貨幣,因為不成為國際貨幣就受制於美元,所以要脫鈎,使人民幣成為一個儲備貨幣。

  這樣就需要中國的金融機構進行變革,這裏涉及到資本要開放,中國這麼高的利率跟全球這麼低的利率怎麼融合?允許資金自由移動,肯定系是高水位到低水位的變化。還有一個風險,就是大量熱錢的外逃,會不會使人民幣貶值;第二個是離岸人民幣市場;第三個是人民幣匯率彈性。人民銀行去年和今年加大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區間,今後人民幣的匯率波動會成為一個常態;最後一個是匯率市場化,這跟房地產非常有關係,現在存貸款利率還是央行決定,銀行已經放開了貸款利率,但是貸款利率是最後一個攻堅。這個利率到底是高還是低,升值還是貶值,跟我們每個人都有關係。

  現在中央銀行要把人民幣作為貨幣儲備需求的意願非常強烈,而且我們走出去,很大的一塊就是企業做強,要在全球布局、競爭、收購資產,這些都需要資本項的放開。

  我們試想一下,今年到明年如果允許融資了,房地產企業是融資成本將大大下降。我們以前估計十年以後人民幣才能成為儲備貨幣,這個過程已經大大縮短了。

  現在雖然股市很好,貨幣政策放鬆,但是實體經濟確實比較差,就宏觀上的數據來看,一二月份發電量下降了7.6%,新房開工也都是下降的。在基建投資維持20%以上增長的情況下,房地產投資和製造業投資下降非常快。

  PPI通縮了37個月,製造業要承受產品價格下降,但是融資成本還是居高不下,實際融資成本非常高,這對決策者來說一定要解決,否則經濟要想企穩是很難的。

  從央行最新表態來看,不是不想改變這種態勢,融資難、融資貴,這是最高領導層、央行都想解決的問題,但是在中國,其實也沒有想象的這麼簡單。

  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有些問題,央行降息之後,市場的利率反而上升了,這裏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所謂的殭屍企業,很多大量的低效企業、地方融資平台佔用了大量資源。

  這些企業有國家信用作後盾,繼續可以貸更多的款,佔用了大量信貸資源,包括房地產以及其它私人企業的融資成本就很貴了。

  一方面貨幣政策需要降准、降息,另一方面也要進行財政、國企體制的改革。我們看到今年最大的一個改革就是財政體制改革,要限制地方融資平台進行借貸,不允許去影子銀行借錢,而是通過發債的方式,發債本身也是降低融資成本的一個重要手段。

  在這種態勢下可以看到,今年對房地產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什麼樣的融資環境。

  有一個是非常利好的,就是實際利率在經濟下行的情況下還這麼高,準備金下降會成為一個常態。準備金現在還有19.5%,在經濟已經下行、資金已經流出的情況下,大銀行的法定準備金率還有19.5%,這完全是不符合穩健貨幣政策的態勢。當然利率也很高,包括企業實際利率,所以今年可能會看到一系列的貨幣政策放鬆。

  還有一塊就是財政,財政對房地產也有很大關係。財政其實收入在下降,財政支出也在下降。有很大一塊存量的資金。所以我覺得很奇怪,一方面沒錢,財政收入下降,去年4季度地方賣地收入下降20%多,但是同時中央和地方的現金存款還有三四萬億,我覺得今年會大量使用這個存量資金,對支持實體經濟也是把大量的錢投到民生方面,而且可以用這個錢支持城鎮化改革、戶籍制度改革,給進城人員提供住房和就業,滿足實際需求。

  本文為沈建光先生在2015觀點年度論壇上所發表的演講全文實錄,未經本人審定,選入本刊時有修改。

  聲明:轉載上述內容屬於廣告或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東方財經網的觀點。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負。

【其他文章推薦】

※推薦十家桃園室內設計首選

※讓身體告訴你,怎麼選出好床墊!

沙發換皮省更多,延長老沙發壽命!

※推薦沙發修理,老師傅的專業手工!

沙發工廠直營,價格優惠-好評推薦

※門外漢也要知道的超耐磨木地板祕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