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想做下一個"網紅"? 得靠持續優質內容輸出_示波器

5{icon} {views}

※選擇示波器的10 項考量因素

示波器的頻寬定義為訊號衰減3dB時的訊號頻率。若一台示波器頻寬不夠會導致看到的訊號失真,測試不準確。頻寬指標主要體現在衰減器與放大器的指標。即時取樣率體現出示波器的ADC的指標。取樣率通常要大於等於頻寬的4倍。

一句帶着貴州口音的普通話“好嗨喲,感覺人生已經到達了巔峰”迅速躥紅網絡,說出這句話的“毛毛姐”卸掉浮夸妝容后是一個面貌清秀的男生。他叫多餘,剛剛榮獲了克勞銳(由新浪微博等投資的自媒體價值排行及版權經濟管理機構)綜合評定的2019年度現象級紅人。他的這句話也被改編成了網絡神曲,收穫千萬粉絲。

  待業4年的Papi醬通過變音器錄製短視頻成為第一網紅,雜誌模特張大奕曬美照開網店近期準備赴美上市,李佳琪從月入3000元的化妝品櫃檯櫃員在網上試用口紅成為年入千萬元的“口紅一哥”……層出不窮的網紅通過短期躍升刺激着很多年輕人。

  不少年輕人希望加入內容創作的陣營,成為新一代的網紅。一份針對1.3萬名高校在校生的網絡調查显示,有超過54%的95后希望嘗試“網紅”職業。

  MCN模式源於國外成熟的網紅經濟,本質是一個多頻道網絡的產品形態,專註於內容生產和運營。克勞銳發布的《2019中國MCN行業發展研究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显示,一方面中國MCN已超5000家,超三成被調研MCN的營收規模在5000萬元以上,營收規模破億元的MCN數量佔比高達6%;另一方面, MCN面臨着營收增長率放緩、行業發展規則性弱、紅人出走等諸多問題,一些競爭力不強的MCN將遭遇生死危機。

  運氣+刻苦成為紅人 搞笑創作非常嚴謹

  曾經,多餘做着一份自己並不開心的工作。閑着的時候,他就刷抖音,快節奏和搞笑的內容讓他不知不覺忘記了時間。他一直是朋友和同事的“開心果”。刷抖音久了,他也想表達自己認為好笑的內容。

  於是,多餘開始拍攝短視頻,“團隊”只有他一個人。為了滿足自己的表達欲,他一人分飾多個角色,表達婆媳、情侶關係需要女性,不得已他親自上陣。

  “毛毛姐”誕生了。在多餘眼裡,毛毛姐是性格很張揚的女生,他去網上買了顏色分明的假髮,在家練習浮夸的表演,並且配上了地道的貴州方言。最初,只有零星一些點贊和評論,多餘發現可能是因為貴州方言難懂,他又改良成貴州普通話,大家迅速認識了毛毛姐。

  視頻里無心的一句“好嗨喲”逗樂了網友,有網友把這句話製作成音頻,並配上萌寵、廣場舞等視頻在網上傳播。這句話紅了,連帶着毛毛姐紅了,多餘成了擁有千萬粉絲的網絡紅人,就連迪麗熱巴錄製搞笑視頻時都用了這句話。

  多餘在台上面對眾人說,可能自己運氣比較好。在台下,當他有了第一批粉絲后就開始將毛毛姐的人物形象細化,琢磨她的語言風格和肢體語言。

  雖然自己是業餘的,但他一直在觀察,然後對着鏡頭一遍又一遍地演。一個動作表演幾十次,直到滿意為止,這樣下來,一個一分鐘的視頻往往需要拍攝一天,“因為創作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事情,有很多喜歡我的人關注了我,所以要對他們負責。”

  多餘的夢想是做喜劇演員,他喜歡周星馳在電影中的那句話:“人沒有夢想,和鹹魚有什麼區別?”他說:“我認為每個人都像毛毛蟲一樣,懷揣着自己的夢想,只要能堅持努力,不輕言放棄,早晚都會有機會化繭成蝶。”

  行業競爭激烈 不少人“收入可能只有工薪級別”

  多餘是人數眾多、競爭激烈的內容創作者中極少數的幸運兒,目前他已經簽約一家MCN機構。

※什麼規格的隔熱紙能有效提升冷房效果?

防爆隔熱紙是指墜熱紙本身的外膜,或稱為PET膜,它能緊緊貼住玻璃碎片,當發生碰撞車禍或被歹徒敲打擋風玻璃,玻璃碎片不會脫落飛濺。

  “大家能見到的紅人都是活得不錯的。”蜂群文化CEO莫力洋認為行業符合“二八法則”,有20%的人佔據80%的收入,其他還沒有達到量級的內容創作者在努力地漲粉,“收入可能只能達到工薪級別”。歸根結底是因為行業競爭太激烈了。

  以蜂群文化為例,目前簽約紅人約為1000人,公司會給予紅人足夠的時間和內部支持,其中70%的人已經完成商業化,剩下的沒有完成商業化的紅人會面臨內部淘汰機制。莫力洋透露,觀察期為3個月至1年,如果仍沒有太大起色會面臨解約。

  克勞銳CEO張宇彤介紹,從過去“井噴式”的發展過後,MCN進入了平穩發展期。但是,MCN機構的頭部效應也越發明顯。《白皮書》指出,主要盤踞於北、上、廣、深的這批頭部MCN,其組織規模逐年擴大,人員遞增,營收規模過億元的MCN佔比也在逐年提升,由頭部MCN所創造的收益佔到市場收益的六成。

  針對315家中國MCN的生存狀況調研显示,當前市場上各個MCN的變現方式主要有廣告營銷、平台補貼、內容電商、課程銷售、衍生品銷售、IP授權等,多數MCN的變現仍以廣告營銷變現為主,但內容電商的潛力已在持續被釋放。

  後來者還有沒有機會?莫力洋給出肯定的答案,“這個行業永遠沒有不可能起來一說,只要你的想法、創意夠好,你所提供的內容有差異性就一定有機會,因為人們需要話題”。

  至於如何能持續紅下去,張宇彤認為,好的創作者必備元素就是擁有持續輸出原創優質內容的能力。她發現,有一些紅人可以複製,有一些擁有“人設”的紅人是不可以複製的,也有一些紅人是依託於平台的崛起和流量,迄今為止有很多現象級的紅人繼續還在紅,也有曾經的紅人現在已經沒有聲音了。

  更多人理解MCN玩法 但行業面臨“天花板”

  《白皮書》介紹,總體來說,目前中國的MCN整體規模、業態及呈現形式等都早已遠超海外,整體市場規模已達百億級。MCN主要運作方向多數是從視頻、電商以及本身內容業態非常豐富的平台逐步向內聚焦,並呈現出包括經紀、電商、營銷、運營、社群/知識付費、內容生產、IP授權版權等七大業態。

  MCN在內容產業鏈里扮演的是一個鏈接多邊關係的角色。首先鏈接創作者與平台是其最首要的任務;其次還鏈接內容創作者、平台以及變現方(變現方包含廣告主、電商平台、版權購買方等)。

  經過發展,MCN在平台上輸出內容,平台也在用資本、用資源、用流量、用政策對MCN機構進行大力扶持。2018年,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百家號、頭條號、淘寶、小紅書、汽車之家、B站等平台不約而同地都宣布了自己平台的多維度MCN扶持戰略及合作方式。

  同時,廠家改變思路也在抓住MCN“帶貨”。天貓美妝客戶總監顏竹解釋道:在原有的路徑當中,廠家的產品到消費者手裡一定要通過渠道,互聯網時代整個鏈條發生改變,一些廠商會通過內容的展現形式,通過社交平台直接將貨品展現給消費者,從而大大縮短產品鏈路。

  顏竹說:“廠商對於網紅明星帶貨的布局,也是非常有前瞻性,包括天貓也推出一些紅人店鋪的扶持策略。網紅的勢能非常迅猛,多與紅人進行互動,會收穫一些超乎想象的益處。”

  莫力洋也發現了廠商的變化。最初,當紅人根據廠商設計出一個方案時,習慣了廣告作為表達方式的廠商根本不會接受,現在廠商的思維越來越年輕,紅人想發什麼就發什麼,符合自己的風格即可。

  如今,MCN也面臨着來自內、外部的雙重壓力挑戰。於內,MCN面臨着如優質人才短缺、內容創意匱乏、賬號管理不規範、新造血能力不足等問題;於外,MCN面臨着如紅人出走、紅人契約問題、核心賬號管控、政策面、融資、變現、營收等諸多壓力。

  張宇彤認為,無論是哪種類型的MCN機構,都有着相對明顯的“天花板”,着手打造優質的內容創作團隊和高效運作模式及商業變現途徑,是各MCN機構提升內核實力、實現突圍的關鍵。

本站聲明: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societynews.cn/html/xw/sh/,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

貨梯使用安全與保養

貨梯已廣泛使用在工廠、倉庫、購物中心、酒店、機場、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