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產業,就近就便能幹會幹_L夾

3{icon} {views}

※全自動飲水機與一般飲水機差異在哪?

推薦各種冰溫熱開飲機飲水機:台銀採購契約飲水機、日本進口電解水機系列、落地型飲水機

  噶爾縣康樂新居配套的服裝廠,貧困戶在小區內就業。
  本報記者 鄧建勝攝

  開欄的話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現在距離2020年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只有兩年時間,正是最吃勁的時候,必須堅持不懈做好工作,不獲全勝、決不收兵。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大“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力度,加強基礎設施建設,落實對特殊貧困人口的保障措施。

  “三區三州”,包括西藏、四省藏區、南疆四地州和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雲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甘肅臨夏回族自治州。這些地區自然條件差、經濟基礎弱、貧困程度深,是脫貧攻堅中的硬骨頭,補齊這些短板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的關鍵之策。

  脫貧攻堅是一場必須打贏打好的硬仗。啃硬骨頭,要下硬功夫。今天起,本版推出“縱深·‘三區三州’看脫貧”系列報道,通過對“三區三州”的實地走訪,觀察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火熱實踐,展示當地的幹勁和決心,剖析經驗與短板,以期為脫貧攻堅決戰決勝提供有益的借鑒。

  

  西藏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是“三區三州”中唯一的省級集中連片深度貧困地區。近年來,在黨中央的關懷、全國各地的援助下,西藏各族人民攻堅克難,脫貧攻堅取得巨大成就,貧困發生率從2015年底的25.2%下降到2018年底的6%以下。其中,產業扶貧成為持續增收、穩定脫貧的重要抓手。日前,記者就扶貧產業的發展情況,前往西藏阿里、那曲、拉薩、日喀則等地調研。

  扶貧產業雖然小,一樣能讓農牧民增收

  “我們祖祖輩輩只知道放牧,沒想到坐屋裡織羊毛賺錢更輕鬆。”在西藏革吉縣鹽湖鄉鹽羊古道民族手工編織廠,42歲的牧民玉珍卓瑪感慨不已。

  革吉縣位於青藏高原腹地,是個平均海拔超過4700米的純牧業縣。逐草而居放牧牛羊,幾乎是這裏牧民唯一的收入渠道。近年來,通過草補、提供公益性崗位、教育扶貧等辦法,牧民的收入渠道多了起來。為進一步激發貧困牧民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徹底改變他們的收入結構,2018年初,革吉縣鄉兩級政府出資建起了手工合作社,動員賦閑在家的婦女把牛羊毛收集起來,編織牧區群眾常用的頭巾、卡墊、腰帶等物品。玉珍卓瑪等6位來自貧困家庭的婦女,當年就賺到了3萬多元。

  離鹽羊古道民族手工編織廠不遠處,就是鹽湖鄉羌麥村依託毗鄰藏北高原最大的鹽湖——扎侖茶卡的優勢,辦起來的鹽業合作社。在製鹽車間,幾名工人把剛從湖邊採回來的粗顆粒鹽簡單分揀后,灌進大小不等的包裝袋。

  “5斤裝的最好銷,每包50元。主要是一些保健品廠需要。”47歲的羌麥村經濟合作社負責人扎桑說,村民以前各自為戰,靠販鹽為生,如今利用這裏的千年鹽湖,村裡把大家組織起來,全村要靠製鹽賣鹽脫貧致富。

  數據显示,2016年以來,西藏自治區列入產業扶貧規劃的項目近4000個。鹽湖鄉的這兩個產業扶貧項目,在西藏自治區的扶貧產業中具有典型性。

  瞄準讓農牧民增收的西藏扶貧產業,明顯有別於其他追求效益、規模的一般性經營項目,呈現出“小、散、粗”的階段性特徵。所謂“小”,就是產業的規模很小,以家庭作坊式居多;所謂“散”,就是西藏農牧區村居地域分佈分散,且幾乎沒有能形成上下游配套的產業鏈;所謂“粗”,就是發展方式比較粗放,大多像鹽湖鄉的羊毛紡織和粗鹽加工一樣,就地取材,經簡單加工后,就地銷售。

  “在產業扶貧中,我們注重立足資源稟賦和比較優勢,因地制宜發展特色產業,宜農則農、宜牧則牧、宜林則林、宜商則商、宜游則游,讓貧困群眾不離鄉、不離土或者離鄉不離土就能融入產業發展、增收致富。”西藏自治區脫貧攻堅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曾佑志說。

※專業客製化禮物、贈品設計,辦公用品常見【L夾】搖身一變大受好評!!

採用PVC0.2白色軟皮料印製,4色印刷加上表層防刮油墨,另也可選表層上亮膜。

  扶貧產業必須考慮當地資源稟賦,以及是否方便群眾就業

  阿里地區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氣候乾旱寒冷,冬季漫長,水分蒸發量是降雨量的30倍,被視為“生命的禁區”。但是在阿里行署所在的噶爾縣獅泉河鎮,40個鋼架玻璃大棚內,四季瓜果飄香。對口支援這裏的陝西省有關方面引進農業技術,2017年在這裏建成了面積370畝的生態產業園區。

  “大棚種植特別好,我在這裏幹活不僅能掙到工資,還能學到技術。”正在大棚內翻地的桑珠說,他是2017年從噶爾縣門士鄉搬到附近“康樂新居”易地扶貧搬遷點的貧困牧民。他說,等他學會了種植技術,準備自己在園區承包大棚,種植瓜果蔬菜去農貿市場出售。

  噶爾縣是阿里地區首個宣布摘帽的脫貧縣。該地在產業扶貧方面的經驗,就是重視因地制宜,不搞規模場面,只求農牧民方便、能得實惠。投資2.76億元,因地制宜建設了噶爾縣生態農業產業園、昆莎現代農牧科技示範園、噶爾亞沙高原設施農牧示範園,引導農牧民轉變生產方式和生活觀念。與此同時,分門別類成立18個農牧民專業合作社,帶動372人就業,836戶3380位農牧民參与合作經營,兩年累計分紅521萬元,全縣農牧民人均增收1693元。

  “扶貧產業的‘小、散、粗’,目前在西藏有很強的現實合理性。”阿里地委副書記張會明認為,“因為產業發展不僅需要具備勞動力、資本、廠房等生產要素,也需要有相應的道路交通、金融物流、消費群體等條件。”

  高寒缺氧、地廣人稀,是西藏最基本的自然稟賦,這也決定了西藏在扶貧開發中,需要選擇適合本地特點的產業發展路徑。比如阿里地區,陸地面積相當於3個浙江省、總人口卻不到浙江的2‰,在這樣的區域發展扶貧產業,就需要結合本地特點。西藏很多鄉鎮區域面積達數千平方公里,但居住人口只有一兩千人,村居之間往來要翻山越嶺走上大半天,將群眾增收作為第一要務的扶貧產業,必然首先考慮當地的資源稟賦,以及群眾就業是否“就近就便、能幹會幹”。山高水遠、地廣人稀的現狀,決定了扶貧產業也只能因地制宜,而且在起步階段,這些產業的產品數量、銷售半徑都很小。

  除了自然稟賦,還有人的因素。廣大牧區是西藏貧困人口最集中、扶貧攻堅難度最大的地區。由於歷史原因,這裏群眾的市場經濟意識普遍不強。一些邊遠地區的群眾根本不到銀行存款,更沒有貸款的想法。每年賣了牛羊后,牧民們就把現金、金銀或塞在牆縫裡,或埋在地下,等到需要購買草料、牲畜時再從牆縫找、地下挖。

  藉助科技和電商平台,西藏扶貧產業正發生可喜變化

  如今的班戈縣,廣東的新鮮香蕉7天左右就能送到這裏,進入冷庫后,1天之內就會被投運到行政村的收購配送點上。在普保鎮,蔬果冷藏點的負責人這樣介紹。

  暢通物流是扶貧產業能否長久存活的關鍵。為解決牧區群眾“買賣難”問題,西藏自治區有關部門去年在班戈縣開展縣域商貿物流配送綜合試點,由班戈縣北拉鎮古熱那宗扎西亞培專業合作社、普保鎮八村糌粑合作社等6個农民合作社組建的班戈縣郎琴商貿有限公司,把牧區的758戶(其中321戶是建檔立卡貧困戶)群眾組織起來,建設了120平方米的肉類冷凍庫和蔬果冷藏點,配置了3台冷藏車,計劃在全縣10個鄉鎮86個行政村設置收購配送點,讓全縣優質農牧產品和外面的水果、蔬菜等便捷流通。

  “一籮筐裝不下,一卡車裝不滿。”長期以來,這是西藏特色農牧產品在產業化過程中面臨的最大尷尬。

  為促進特色產業的扶貧成效最大化,西藏自治區相繼出台《西藏自治區產業精準脫貧工作指導意見》《西藏自治區“十三五”時期產業精準扶貧規劃》《西藏自治區脫貧致富產業發展項目管理暫行辦法》等一攬子措施與政策,規範扶貧產業發展,增強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的自我發展能力。截至2018年底,西藏累計實施產業扶貧項目2142個,實現產業脫貧21萬人;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已達125家,農牧民專業合作社達8364家。

  位於喜馬拉雅山脈南北麓交界處的亞東縣帕里鎮,儘管海拔也在4300米左右,但每年能承接來自印度洋的暖濕氣流,這裏水草豐美,滋養出西藏久負盛名的帕里氂牛。過去,由於交通不方便,牧民們沒有市場意識,帕里氂牛的出欄量非常小,大部分牧民都只能守着優質農產品受窮。近年來,在政府部門的主導下,這裏成立了西藏帕里氂牛產業發展有限公司,依靠科技進行規模養殖,鎮里615戶農牧民以氂牛入股,很多牧民因此一舉脫貧。當地牧民尼瑪次仁告訴記者,他家200多頭氂牛全部入股后,去年從公司分紅近30萬元。

  質與量相匹配的資源,才具有產業化開發的潛力。隨着交通、物流條件的改善,一些起步於“小、散、粗”的扶貧產業,藉助科技和電商平台正發生着可喜的變化。

  在拉薩,優質的當雄氂牛肉已經通過科技和電商平台走向了全國。“當雄氂牛肉已申報國家地理標誌標識,我們對每一片進入市場的氂牛肉進行編號,製作了‘身份證’。”當雄縣縣長其美次仁自豪地說,公司化運作后,當雄氂牛肉已在成都、蘇州、天津、上海設立了一級代理商,帶動越來越多的牧民群眾脫貧致富。

本站聲明: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societynews.cn/html/xw/sh/,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

※選擇示波器的10 項考量因素

示波器是一種能夠顯示電壓訊號動態波形的電子測量儀器。它能夠將時變的電壓訊號,轉換為時間域上的曲線,原來不可見的電氣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