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稿:教師被惡意投訴不堪壓力輕生 家長孩子怪獸侵襲韓國校園

1{icon} {views}

國際特稿:教師被惡意投訴不堪壓力輕生 家長孩子怪獸侵襲韓國校園

首爾通訊員

更新:
2023-11-06 10:36:04
發布:
2023-11-05 05:00:00

姜貴瑛
|

疫情影響團體生活 學生變得更難管教

除了修法,韓國教師也主張由教育部直接處理校園霸凌相關案件。

據他分析,在低生育率、競爭激烈的環境里,家長不再視學校為“共同體社會”,而只是希望學校以自己的孩子為中心進行教學。因為這種心態,家長開始刁難教師,最終導致學校的共同體瓦解。

光州教育大學前校長朴南基也反映,疫情期間,為了應對緊急情況,教師通過個人手機和聊天工具等與家長直接溝通。教書之外,需要處理的工作也大幅增加。疫情后,這樣的情況也沒有好轉。

宋基昌建議政府完善法律,保護教師。目前,教師被家長投訴引發的法律糾紛,教師得自己承擔聘請律師應訴的費用。但宋基昌認為,如果涉及侵犯教師合法教育權,校方應該提供支援。

韓國《兒童虐待法》規定,任何人知道虐待兒童行為或懷疑有虐待兒童行為時,可以向地方行政單位和調查機關舉報。《兒童福利法》第17條第5項則禁止“危害兒童精神健康及發展的情緒虐待行為”。

不過,日本教育學者、大阪大學名譽教授小野田正利(68歲)並不認為日本成功解決了問題。他告訴《韓國日報》,要化解教師和家長之間的矛盾,關鍵是家長須明白學校不是萬能的,須明確學校的責任,學校不能無限接收家長的投訴。

韓國教員團體總聯合會認為,法律條款對“情緒虐待”的定義含糊不清,以致家長可輕易誣告教師,妨礙教師履行責任管理課堂和適當管教學生。

隨着人民學歷普遍更高,“怪獸家長”也隨之出現。

延伸閱讀

一名小學教師當天站在發言台上說:“我曾被家長舉報‘虐待兒童’,理由是我告訴學生‘上課帶課本’‘上課時不準開手機’。家長如果對班主任不滿,打一通電話就可以舉報孩子被教師虐待。我們因為不想和家長發生矛盾,開始放棄了對學生的生活指導。”

不滿當局至今沒有具體行動,韓國教師群起走上街頭。10月28日,約20萬名教師身着黑衣,如同一片烏雲在首爾國會附近集會。自從朴老師7月逝世后,教師們幾乎每兩周上街示威,這已經是第11場。

母親也執教鞭的朴姓女子(24歲),小時候的志願就是當一名好老師。首爾教育大學畢業后,她於去年3月被分配到首爾瑞二小學教書。這所小學位於韓國著名的富人區—首爾瑞草區,因靠近法院和中央監察院等法律機關,許多家長從事法律相關工作。但也因為這樣,這裏成了教師們“想要躲開的學區”之一。

韓國小學教師工會今年7月對2390名小學教師進行問卷調查,結果有多達99.2%的教師反映自己的“教育教學權曾被侵犯”。其中,遭家長惡性投訴的案例最多,佔49%。其次為學生對正當的生活指導不回應、無視、反抗(44.3%)以及學生的惡言和暴行(34.6%)。

鄭媛熙說:“目前獨生子女很普遍,家裡的小皇帝和小公主愈發受到家長的保護。家長的性格改變不了,所以需要能保護教師的法律制度。”

金鉉洙建議韓國參考日本的例子,開展“健康家長運動”。日本社會認為,有效控制“怪獸家長”的方法在於有其他“健康家長”,這比法律制度更重要。媒體向社會廣泛宣傳“怪獸家長”現象,也有助於重新樹立社會規範。

學者在分析韓國保健福利部和兒童保障院的數據后發現,2021年遭家長舉報虐待兒童的1229名幼稚園和初高中教師里,最終被起訴的只有1.6%,即20人。

調查:多達99.2%教師稱教育教學權曾被侵犯 

韓國警方始終沒有公布老師的姓名,媒體事後也只探知她姓朴。

今年7月,疑因遭學生家長惡意投訴,首爾一名小學女教師不堪重壓在校內自殺,震驚韓國社會。接下來的三個月里,另六名教師接連輕生,引起韓國社會對教師處境的高度關注。

朴老師負責的一年級班,有數名問題學生,經常都有家長找她投訴,讓她倍感壓力。今年7月,班上一名女學生惡作劇,導致同學額頭被鉛筆劃傷后,雙方家長都不停地轟炸投訴她,甚至一天打十幾通電話訓斥她不配當老師。朴老師最終在教室旁的儲藏室輕生。

她接受《聯合早報》採訪時透露,近期學校有一名家長懷疑老師對孩子不公平,就讓孩子帶錄音機上學。這名老師在知道自己被錄音后,難以專心上課,開始感到喘不過氣,但校方最後還是沒有辦法採取任何行動。

上街示威的教師們明確提出四項要求,即修改《兒童虐待法》和《兒童福利法》第17條第5項;查明教師自殺事件真相;自殺教師應當認定為“因工死亡”;“學校霸凌”相關事件,全面移交教育部處理。

“教育權和學生人權應該取得平衡。當前的政策偏向加強學生人權,看不出有保護教師的權利,這是問題所在。”

兒子已上小學六年級的姜良承(49歲,家庭主婦)就堅決認為,教師不應該給家長手機號碼,免得被騷擾。她說,以前老師擁有絕對的權威,不可能出現家長和老師衝突的事情。“幾年前我老二讀小學的時候,情況也沒有這麼嚴重。一些家長太沒耐心了。教師可不是神。”

不過,警方經過三個月的調查,10月10日召開記者會稱,至今未發現家長犯罪的證據。

韓國全國教師聯誼會28日發聲明解釋:“雖然教育廳負責處理校園霸凌事件,但調查過程中,教師們不得不介入。但校園霸凌的資料,可能會記在學生檔案上,如果教師在調查過程中說了讓家長不高興的話,家長也會立刻舉報教師虐待兒童或情緒虐待。”

工業型無線充電裝置、精密加工元件;貨櫃屋優勢特性有哪些?QR CODE 捲袋包裝機。幫你考照過關,堆高機裝卸操作教學影片大公開 !專業客製化禮物、贈品設計,辦公用品常見【L夾】搖身一變大受好評!如何利用一般常見的「L型資料夾」達到廣告宣傳效果?貨櫃屋設計,結合生活理念、發揮無限的創意及時尚的設計, Check AOI on tape components。真空封口機該不該買?使用心得分享!好的茗茶,更需要密封性高的茶葉罐,才能留住香氣!特殊造型滑鼠墊去哪買?金誠運用中古貨櫃屋,重新改造各式活動展場、代銷中心、旅遊渡假空間,皆可依顧客需求製作。實驗型均質機隨時健康喝好水,高品質飲水機,優質安全有把關。測試專家告訴你如何好好使用示波器空壓機合理價格為您解決工作中需要。客製專屬滑鼠墊SPX加強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三年冠病疫情,徹底改變了人們工作和學習的模式,也顛覆了老師、學生和家長之間的溝通方式。這加劇了老師們的壓力,在他們看來,學生也變的更難管。

執教15年的安永柱(40歲)是首爾西大門一所公立小學的老師。她很慶幸自己不曾和學生家長發生矛盾,但她受訪時透露,學校一名老師和學生一起參加活動時,給學生揉肩膀,後來被家長舉報虐待。經過長達一年的調查,這名老師沉冤得雪,但得了抑鬱症。

孩子在瑞草區一帶上學的盧賢實(47歲,家庭主婦)對朴老師之死感到震驚,並質疑學校為什麼安排剛開始教書的年輕教師擔任一年級班主任。“低年級家長通常對教師的要求很多……假設讓有經驗的老師當了班主任,可能事情不至於這麼糟。”

有15萬名會員的“IndiSchool”小學教師交流平台上,時有教師哭訴被家長舉報的貼文,今年尤其頻繁。李榮娥認為這和冠病疫情期間的居家學習有關。

朴老師家屬的代表律師文有貞接受韓媒訪問時說:“人們能承受的壓力是有限的,如果說每件事情的壓力是1,積累后變成了10……如果是私人問題或有憂鬱症,相信她不會選擇在校內自殺。”

盧賢實也建議學校為較大的班級安排一名助教,以減輕班主任的工作壓力,也讓學生有更多時間和老師交流。

根據統計:10年144教師自殺

曾承接教師被投訴案的律師全鉉珉強調:“要求修改《兒童福利法》並不是要賦予教師特權。《兒童虐待法》不應適用於教育活動相關、教師與學生之間的法律糾紛。”

金奉濟說:“高學歷家長認為是他們繳稅,支付了教師的工資。他們認為教師應該是服務者,而非引導者。只要教師的行為或教學方式不符合家長的期望,就可能遭舉報。這種舉報行為不僅讓教師哭笑不得,最終更會害了學生。”

為保護兒童福利和防止兒童被虐的法律遭家長濫用,成了霸凌老師的利器。韓國教師強烈要求政府檢討條例,在保護兒童人權和教師教育權之間取得平衡。

韓國教師走上街頭收集公眾簽名,希望能獲100萬人簽名支持修改《兒童福利法》。(姜貴瑛攝)

淑明女子大學教育系名譽教授宋基昌接受《聯合早報》訪問時說:“過去部分教師體罰學生引起社會公憤,於是政府制定了對策,但卻束縛了教師的手腳,侵害了教師的教育權。

怕被投訴改卷不打叉 不敢參与調查霸凌案

安永柱申訴:“如果教師帶學生到戶外活動,發生任何意外,教師得要負所有責任。如果家長投訴孩子被教師精神虐待,這也得教師自己想辦法解決,不會獲校方保護。看到這種情況,我對這份工作真的失去了信心。”

韓國一群教師10月21日在首爾光化門廣場舉行記者會,要求政府查明瑞二小學教師的死亡真相併修改《兒童福利法》。(姜貴瑛攝)

家長:學校應採取措施保護老師

小野田正利認為,日本在這方面的努力不足。他建議韓國社會藉此契機,就哪些是家長的正當要求,哪些是惡性投訴,達成共識。同時,教育廳應該成立由律師、醫生、輔導員、社會福利工作者等專家組成的工作組,為教師與學校提供支援。

首爾瑞二小學的年輕教師自殺引起社會關注,許多民眾出席追悼會獻花哀悼。(法新社)

已執教三年的小學老師鄭媛熙(32歲)已經是第四次參加示威。雖然她不曾被家長惡意刁難,但同事的遭遇,讓她決定站出來,與同行一起呼籲政府修改法律保護教師。

她說:“在本該和學生交流的年齡,居家學習阻斷了同學間的互動……低年級是小學生行為習慣、情感價值觀形成的關鍵時期,他們應該在學校學習團體生活的規則,但因為疫情沒有機會學到,這讓教師的教學壓力更重。”

據韓國網媒Ohmynews報道,惡作劇女學生的父母分別是警察和檢查院內的調查官。這引起人們的臆測。全國教師工會隨後召開記者會,質疑警方沒有查明真相就匆忙下結論,“想把瑞二小學教師事件處理成私人問題”。

首爾市教師工會事後公開朴老師的日記,裏面寫道:“周一上班后,繁忙的工作再加上學生的大吵大鬧,我只感到一切都失控了,我想放下了。我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好想放棄。吃飯時我手顫抖着,快哭出來了。”

  • 婦女行動及研究協會(AWARE) 1800-777-5555(婦女援助專線)
  • 新加坡援人機構熱線(SOS):1767(24小時)/關懷短信(CareText):91511767
  • 關懷輔導中心:1800-353-5800
  • 心理衛生學院:6389-2222
  • 新加坡心理衛生協會:1800-283-7019

然而,這一悲劇只不過是韓國教師遭霸凌現象的冰山一角。據韓國教育部統計,從2014年至2023年8月,韓國有144名公立學校教師自殺。其中,超過一半是小學教師(78名)、初中教師27名、高中教師39名。按年齡段來看,20歲至39歲的自殺教師達60人,佔41.7%。

家長濫用法律誣告虐待 教師吁修例保護教育權

首爾教育大學教授金奉濟接受《聯合早報》訪問時指出,傳統上,韓國文化很重視尊師重道,但隨着國家經濟快速發展,很多父母接受了高等教育,這一切開始改變。

在京畿道執教25年的小學老師李榮娥(49歲)10月21日也在教師聯合記者會上大吐苦水。她透露:“我們怕家長投訴孩子遭到‘精神上的虐待’,改考卷時都不敢打叉,改而打星星,分數也不寫。這就是當前老師們的處境。要修改法律,不應該讓家長濫用《兒童福利法》,以‘虐待兒童’為借口惡意投訴。”

專家吁加強宣導 把“怪獸家長”變“健康家長”

首爾明知醫院健康醫療科教授金鉉洙在最近出版的《怪獸家長的誕生》中就指出,這種“怪獸家長”現象也曾在香港和日本出現。

可是部分家長把教師的合法管教視為“虐待”,惡意投訴。 一旦教師被指控虐童,便會被停職,直到事件查明。韓國教師因此人人自危,面對家長和學生時時刻小心謹慎,對教室里的亂象則是無法,也不敢幹預和管教。

受訪家長對教師的處境感到同情,但也指出,學校和老師可以自行做出調整,保護自己。

生活遇到困難,可撥以下熱線求助:

相關熱詞

相關推薦

document.querySelector(“.OUTBRAIN”).setAttribute(“data-src”,”https://www.zaobao.com/news/world/story20231105-1447530″)

https://www.zaobao.com.sg/news/world/story20231105-1447530